今天是2018年11月17日  星期六,欢迎光临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!

在瑶岗工作的日子里

发布日期:2016-01-08    浏览次数:541

黎清

 

  1949年2月底,我和其它几个同志奉命从华东军区和三野机关调渡江总前委工作。我们是从山东滕县出发的。几天后的一天傍晚,赶到了合肥市。合肥街道很小,几乎没有什么楼房。街道两旁摆了不少卖杂货的小摊子。在街道上处处可见紧张忙碌的部队。凭多年的情报工作经验,我意识到合肥军民正在为渡江战役作紧张准备。
当晚,我们住在花园式的几间房子里。在我的印象中,那是一个幽静别致的花园,使人感到很新鲜,真是累中有乐。为防蒋军的飞机侦察和轰炸,第二天我们就搬到了肥东县瑶岗村,瑶岗村离合肥不远,村子不很大,树木较多,隐蔽条件好。蒋军怎么也不会想到,指挥推翻蒋家王朝的渡江战役总前委,竟会设在这样一个不显眼的小村子里。
  渡江总前委是中央军委派出机构,主要任务是在中央和军委的直接领导下,统一指挥协调第二野战军、第三野战军和第四野战十二兵团的渡江作战行动。总前委的领导主要是由二野、三野及华东军区的首长组成。由于刘伯承、粟裕、谭震林等首长要具体指挥二、三野部队作战,所以经常在总前委工作的主要是邓小平、陈毅等首长,其它首长通常召开会议时才到瑶岗。
总前委的工作人员也是从二、三野、华东军区机关等几个方面抽调干部组成的,人员不多,很精干,主要编有参谋处、机要处、司务处。机要处还有两个女同志,负责监听蒋军电台广播。司务处是负责总前委吃饭、睡觉的。另外,还有警工分队。
我被分配在参谋处工作。参谋处由王德同志任处长,还有六、七个参谋,各分管一、两项工作。李伏仇同志负责侦察工作,每次总前委搬迁,都是他先去打前站,选择驻地。我是分管情报工作的,主要是掌握蒋军长江布防情况和江南纵深地区敌情动向。敌海军江防舰队情况、巡逻规律、江面封锁能力都了解得清清楚楚。为了克服长江天险,我们还把天候、水情作为重要内容,每天注意天气和潮水变化,掌握其规律。当时主要靠技术侦察,部队渡江侦察、群众侦察,以及利用潜伏在敌人内部关系获得情报。比较及时、准确地向首长提供了所需的作战情报。
  总前委首长对机关人员的工作要求很严格,来不得半点差错。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责任重大,工作也很紧张。但生活在我军卓越指挥员的身边,为他们当参谋,又感到无尚光荣和幸福。尤其是总前委首长对革命的坚定,对工作的认真,对困难的乐观,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成为我们加倍努力工作的动力。我们处主要由处长王德同志给首长汇报工作,接受指示。其它同志只在需要时才参加。但邓、陈等首长十分亲近部属和群众,常在晚饭后与我们工作人员一起散步,询问各方面的情况。这样日子长了,我们与首长们也就比较随便了。有时,傍晚沿着村边小路散步,听陈毅同志讲笑话,能走出去一段路,弄得警卫人员很紧张。
由于长期指挥作战,首长们习惯于研究地图。我们参谋处的墙壁四周,挂的全是地图。有时邓、陈首长来对照地图研究情况,并提出各种问题,直到没有一点疑问,才满意地离开。
邓小平、陈毅等总前委首长,在困难面前总是乐观的。三月底,总前委向所属各部发布了京、沪、杭战役实话纲要,不久长江中下游一带细雨绵绵,给我军渡江作战带来巨大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邓、陈首长镇定自若,谈笑风生,有时还看书、下棋,充分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运筹于帷幄之中、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谋略和胆识。
  在首长们革命情操的陶冶下,我们工作人员也都团结一致,以苦为乐,扎实工作,谁都把渡江战役总前委的这段工作历史,作为一生中值得纪念的一页。一位首长秘书,带了一架很旧的照相机,这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。不少同志都请他为自己拍下了这难忘的镜头。我也拍了一张,直至现在,这帧照片还珍藏在我身边。
1949年4月20日,总前委根据中央和军委的指示,指挥百万雄师横渡长江,解放南京,推翻了蒋家王朝。25日,我们总前委机关工作人员,随首长离开瑶岗村,渡过长江,乘车赶到南京,驻进了伪总统府,开始了解放上海、杭州的准备工作。
(黎清同志在瑶岗村任总前委参谋处参谋,分管情报工作。“文革”后任浙江军区司令员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