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2018年11月17日  星期六,欢迎光临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!

邓小平常同我们开玩笑

发布日期:2016-01-08    浏览次数:482

梁艮华


一九四九年二、三月间,中共中央华东局离开山东益都闵家庄南下,我当时在华东局办公厅搞速记工作,南下途中,我同陈麒章、田嘉乐(女,已故)同志三人一块调到总前委工作,当时总前委驻在合肥东的瑶岗村。我和田嘉乐两人除了帮助抄抄写写外,主要工作是收听国民党电台广播,记录下来后送给总前委的领导同志看。记得用的是一台缴获来的军用深绿色铁皮收音机,放在总前委会议室的一张桌子上,我们在收录广播时,小平同志和陈老总常在一旁下棋,神态很专注悠闲。并常同我们开玩笑(那时我只二十岁,田稍大我就岁),小平同志为我和田嘉乐起了绰号叫“胖子”、“面条”(田),有时我一人去收听,他就说“面条“为什么不来?田一人去时就问“胖子”为什么不来。当时总前委正准备渡江战役解放南京,从收音机里可以听到国民党逃跑的很快,我军正后面紧追的消息,但那些天,天天连绵不断下雨,影响了行军速度,有时看到小平同志、陈老总一边下棋一边望着外面天气叹口气,似乎责怪天空不作美。我们随同总前委机关大概是二十五日离开瑶岗,大家都穿上新发的绿军装,打好绑腿,坐上大卡车,意气风发,斗志昂扬,浩浩荡荡开往江边,当天夜晚渡江到了南京,住进国民党总统府,亲眼目睹总统府内国民党仓慌逃窜后一片杂乱狼籍的景况。许多同志初次进大城市,不会用抽水马桶,闹了不少笑话,最后不得不采取锁住抽水马桶间,让大家到后园专用的简易男厕所。不久我们又随同大军节节南下,直到上海解放,住进了大上海。

 


梁艮华
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七日
(解放后任国家审计署人事教育局局长)